凯时

当前位置:
凯时
> 资讯中心> 专题报道

戈壁上的“清泉叮咚”

发布日期:2020-04-15   信息来源:轨道公司   作者:高象成  字号:[ ]

茫茫戈壁,一座工程营地坐北朝南,一片绿地、一口泉水,是营地周围仅有的风景。

5年前的春节,夏旋来到苍茫一片的北疆。北塔山白雪皑皑,风刺骨,雪无垠,夏旋成为最早一批进驻SS3标项目的四局工程人。这里,忽而飞沙走石、地冻天寒;忽而云淡风轻、骄阳似火。2020年,在被评为公司年度劳动模范的这一年,是夏旋入职水电四局建设新疆的第12个年头。

如果要认识夏旋,从照片,您会看到一副标准的工程人模样,身材挺拔,神情严肃,鼻梁上一副眼镜,平添了几分技术人员的认真。但工程人总是擅于掩饰的,有时是掩饰对家人的思念,有时是掩饰内心的诗意和理想。夏旋的外表似乎普通,但内在却如他多年未改的微信昵称——“清泉叮咚”。

如果您曾跋涉过融雪后的山谷,近距离听过清泉叮咚响,也许您就能形象地认识和了解这位四局劳模。

扎根西域的学徒

问起“清泉”从何奔流而来?还要从北京奥运会的那个夏天说起。水电人的青春总是与“水”结下不解之缘,夏旋于2008年7月毕业。作为一名水利水电工程专业学生,到水电站实习是传统,也是难得的学习参观机会。

毕业前的校外实习,夏旋参观了中国水电四局承建的刘家峡水电站与拉西瓦水电站。这些黄河上的明珠,不仅是一代四局人交出的精彩答卷,也是新中国水电事业发展史上的丰碑,更是水电学子们进入行业的技术“启明星”。

毕业后,夏旋入职中国水电四局。首站,与3名伙伴被安排到新疆和田波波娜项目,这是中国水电四局进入新疆市场的第3个项目。在此,他开启了自己在水电四局新疆水电建设的十年之旅。

看着绿皮车外的西域风光,夏旋曾畅想着旅途的尽头——即将展开工作学习的项目部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。留在脑海里的入职记忆,只剩下颠簸的旅途、和田广场上的毛主席雕像和那个学习工作了3年的项目小院。当然啦,给初入职场的水电学徒留下印象最深的还是老职工们举办的迎新宴,年轻的学徒们成为整个夏天项目最瞩目的明星,被大家热情真挚的欢迎、祝福所包围。

在和田,夏旋很快融入到了项目工程建设的节奏,也许是一种学徒心态,让他总是不停奔波忙碌,在发电厂房和引水隧道间穿梭,十几年后已记不清最初的工地生活有多么艰苦。

项目附近慢慢流淌的和田河,以玉石闻名,人头攒动的挖玉人涌向这片土地,激起了一阵“淘玉”热潮。一些工人靠玉石致富的传奇故事也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,而自认与“玉”无缘的夏旋,在这种狂热而浮躁的环境下,悄悄锻炼与成长了起来。

开疆辟土的游子

2011年,公司中标齐热哈塔尔水电站,这座水电站坐落于帕米尔高原的深山峡谷间,也是夏旋来到新疆的第二站。项目地处祖国最西端的塔什库尔干自治县。

初到塔县,印象是“一穷二白”,全县城没有高过三层的楼房,住宿宾馆内既无暖气也无空调,只有一条电热毯。谈消费娱乐更是奢侈,全县只有唯一一条十字街道。

初到项目所在地,印象是“惊悚”。工程开工前,条件极其艰苦,项目所在地没有电,只能采用发电机自行解决用电。初进工地,是一条沿河而建的简易道路,在悬崖边上蜿蜒盘旋,路的一侧是湍急的河流,另一侧是陡峭的山崖。山崖是大石块堆积在一起,每一块都看着摇摇欲坠,下雨期间或雨后太阳暴晒,山上时有滚石突然坠落。

对夏旋而言,水电站施工除了艰苦外,也有其美丽的一面,最美丽的记忆无疑是峡谷中的杏园。杏园的主人从不吝啬,工人可以摘杏子吃或作为特产带回家,只要不随意糟蹋杏子就好。在夏旋的记忆里,项目部、施工队伍营地到处是一片金黄,十棵树、八棵树、五棵树、一棵树,随着时间推移、季节转换,挂果的杏树逐渐变少直至夏秋远去。一季又一季,夏旋和他的同事感叹说:“又能吃一季杏子了,但希望这是最后一季”。直到这样的话重复了6年。这六年光阴,夏旋也经历了升职、娶妻、生子、买房这些大事,在个人的人生旅途中留下了厚重的一笔。

在齐热哈塔尔水电站,夏旋牵头攻克了斜井施工的技术难题。水电站压力管道斜井段施工长约320米,常规方法为正井法自上而下单工作面钻爆开挖。为确保进度、质量安全,他牵头对施工方案进行了优化,采取反井钻法分段施工,在斜井中部平洞内新增一条岔洞,将斜井分为上下井,劈分成两个工作面同步施工。经过应用成功实现了缩短工期确保精度的预期效果,得到了参建单位一致好评。

憨厚朴实的塔吉克人日复一日在深山峡谷中过着自己的悠然生活,外面大千世界于他们如同陌境。2020年1月,夏旋曾奋战过的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退出国家贫困县序列,曾经的杏花依然烂漫,而那一股山谷间的“清泉”已去往新的流域奋斗。也许有那么一刻,塔吉克人会想起,曾经有一群陌路人的到来给他们带来了光明,改善了生活。

塔什库尔干河,依然静静地流淌在山涧之间。在匆匆光阴中,夏旋又调往北疆开启了新的征程。

无惧风雨的匠人

2017年2月,夏旋接到调令前往新疆昌吉SS3标项目。为快速高效实现营地入住、工程开工等目标,夏旋与妻儿短暂团聚又匆匆离别。他进场组织租办公用房,招管理人员,查勘施工现场,规划生活营地,组织施工队伍,一切从零开始,咬紧牙关,撸起袖子,终于实现了目标。

夏旋的同事们常说:“只有干过工程,才能知道工程人的艰苦;只有干过SS3标项目,才能体会艰苦中的艰苦。”此言不虚,距离项目最近的加油站在150公里开外,加满油开回来,油箱已用完了四分之一。最近的县城距工地210公里,回趟家起码三天时间在路上。这里的水硫酸根离子、氯离子严重超标,腐蚀性强,饮用水需要净化,洗澡都成为奢侈。

即便如此,在超强突涌水面前,生活环境艰苦已是“小巫见大巫”。项目TBM2-1掘进施工过程中遭遇了前所未有的超强突涌水,常态施工每小时涌水量达到1100立方米。如此高的渗漏水在TBM同类型掘进施工中实属罕见。超强突涌水造成项目工期严重滞后,导致项目资金困难,各项管理均进入困境,全员士气低下。

2020年8月16日,TBM2-1掘进段突发形成1950立方米/小时的超强突涌水,超出现有排水系统最大极限。面对前所未有的险情,项目立即启动突涌水抢险应急预案,制定堵排水方案。从当晚22:00开始,连续奋战70余小时进行紧急抢排险,历时3天才有效控制险情,确保涌水量降至1100立方米/小时安全水位。作为项目部总工程师,在应对突涌水的无数个日夜,夏旋的身影从没有离开过一线。

为在逆势困境中推进履约,确保TBM施工正常推进,夏旋多次和专家研讨施工技术方案,并及时到现场研究问题解决思路,持续总结完善,直到形成了稳定可行的方案,终于将一个个技术难题抛在了掘进的隧洞之后。

2020年,项目在极端困难条件下,屡破掘进纪录,极大地鼓舞了人心,在像夏旋这样的工程人的坚守与努力下,项目逐步“脱困”,迎来曙光。

荒漠、风雨、汗水、冰雪,层出不穷的困难与繁杂的管理任务并没有剥夺他对钻研技术的热情。他依然挤出闲暇时间,大量阅读国内外工程施工技术资料、前沿论文和施工案例。作为技术干部,他以自己的严谨、规范和爱总结的习惯,发表多篇技术论文、研究获得多个新型实用专利,同时也通过技术方案变更,为项目实现了创效减亏,其中通过变更通风竖井方案为提升隧洞内通风,为项目减亏了约400万元。

2019年,夏旋通过市政公用工程一级建造师增项考试,他给同事分享的考试心得是一句格言,“路虽远行则将至,事虽难做则必成”。回望12年旅程,困苦,但不乏诗意。在祖国的西部边疆,他从水电学徒成长为奋战异乡峡谷的技术骨干,坚实了自身的臂膀,锤炼了坚定的品性。这旅程也颇有一种塞外武侠的境界,游子远赴异乡,在玉石遍地的河谷修炼本领,在开满杏花的峡谷为素不相识的人带去幸福生活。

“清泉”,是像夏旋这样“与水结缘,朴实无华”的四局劳模。

“叮咚”,是劳动之美奏出的悦耳旋律。劳动,可以是一种诗意,安定自己的内心;劳动,也可以是一种“侠义”,凭着水电人的专业“绝技”,让异乡人过上更好的生活。






【打印】 【关闭】